<strong id="qfmu2"></strong>
<li id="qfmu2"><tr id="qfmu2"><u id="qfmu2"></u></tr></li>

<dd id="qfmu2"></dd>
  • <dd id="qfmu2"><center id="qfmu2"></center></dd>

    1. <th id="qfmu2"></th><legend id="qfmu2"></legend>
    2. <dd id="qfmu2"><track id="qfmu2"></track></dd>
    3.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現代物流 > 供應鏈 > 正文

      8個省份稅收養活全國:小賬大賬到底該怎么算?

      發布時間: 2020-07-03 19:07:23   作者:正解局 搜狐博客   來源: 本站原創  

      哪個省富?

      光看GDP不一定準確,稅收同樣是一種重要的“實際產出”。

      這也是衡量各省富裕程度的重要指標。

      可能出乎不少人的意料,中國大陸31個?。ㄖ陛犑?、自治區)里,只有8個是凈上交,也就是給中央上交的錢比中央返還的要多,其他23個恰恰相反,需要中央的接濟。

      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,是8頭共和國現金奶牛養活了全國。

      01

      5省3市養活全國

      我們用各省稅收-自留稅收-稅收返還,得到各省的稅收凈上繳額。

      有錢多繳稅,沒錢少繳稅,甚至拿補貼,這樣就更加一目了然。

      據2018年各省財政數據,得到下面這張表:

      2018年各省市稅收凈上繳額排名(單位:億元)

      可見,全國只有廣東、北京、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山東、天津、福建5省3市稅收實現了凈上繳。

      其中,廣東稅收凈上繳額達7938.97億元,更是共和國最壯實的現金奶牛。

      北京、上海經濟發達,同時因為有很多央企總部,也是納稅大戶。

      江浙地區歷來都是中國重要的財稅來源地,江蘇、浙江表現仍然證明了這一點。

      山東是經濟大省,但明顯經濟發展的“含稅量”還不是太好。

      天津雖然這兩年發展慢了點,但底子還是很好的。

      福建對國家稅收貢獻為正,估計不少人也沒想到。

      其他23個省份都靠中央調劑補貼,其中黑龍江缺口最大,達到了2108.67億。

      整個東三省的缺口,和浙江的貢獻差不多。

      這些數據,很多人可能沒什么感覺。但如果換一種方式來看,恐怕會感受頗深。

      以人均數據來看。

      2018年各省人均稅收凈上繳(單位:元)

      北京、上海因為有央企因素,我們不談。

      像天津人均凈貢獻7122元,廣東7108元,浙江6676、江蘇5625元,基本都是當地普通人大半個月到一個月的工資。

      就連排名第8的山東,每人都貢獻了1176元稅收。

      西藏受益最大,人均凈獲得37767元。

      02

      有那么多錢,建設自己家不好嗎?

      這種稅收流動總的方向來看,可以概括成:東錢西送,南銀北流。

      相比西氣東輸、南水北調、西煤東運,這種現象幾乎是沒法直接看到的。

      對此,不同人有不同看法。

      一種觀點,就認為5省3市,不該為其余的23省市買單,畢竟沒有誰家的錢是大風刮來的。

      江浙、粵閩等地區的富裕,誰不是一拳一腳打出來的?

      況且,自家的地盤還沒實現均衡富裕,現在拿錢出去支持別的省份,心里難免有疙瘩。

      就拿貢獻最大的廣東來說,其實這些財富大多來自珠三角。

      但實際上,粵西、粵北等地區還比較落后。甚至,有人帶有夸張成分地總結廣東內部差距:“珠三角像歐洲,粵西像非洲?!?/p>

      體現在數據上,廣東21個地級市里有12個稅收收入不到500億。

      這些錢用在建設粵西北不更好嗎?

      2018年廣東省各市稅收收入及增速

      其實,盯著稅收的錢,沒錯,但這只是小賬。

      03

      更要算大賬

      從整個國家的視野來看,還有更大的賬值得算。

      像廣東、上海這些富裕省市就真的出力不討好嗎?

      其實不然,命運共同體之下,城與城輔車相依。

      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

      另外,東錢西送、南銀北流,這是富裕者對落后者的幫助。

      那么,西氣東輸、西煤東運,何嘗不是落后者對富裕者發展的貢獻呢?

      到2019年5月底,僅塔里木油田,就累計向下游供應天然氣231.5立方千米,輻射15個省份、120多個大中型城市、4億居民。

      另一條大動脈:西煤東運,也不可忽略。

      山西、陜西、內蒙古西部地區,通過鐵路、公路運輸,每年就為東部地區運送數億噸的煤炭。

      東部發達地區當然可以去花錢買煤、買天然氣,但關鍵是來自中國國內的這些資源供應更加穩定、可靠。

      不信,讓人家“卡脖子”試試?

      當然,還有更多隱形的東西。

      比如,為了涵養水源,保證南水北調水源質量,河南、陜西、湖北一些地區一二十年前就開始執行了嚴格的環保措施,工業甚至農業生產都受到控制。

      還比如,人才流入,西部對東部出力甚大。

      比較典型的就是蘭州大學,有人因此調侃:“蘭州大學流失的高水平人才,完全可以再辦一所同樣的大學”“學生出去一火車,回來就剩一卡車”。

      蘭州大學的人才流失一直備受關注

      東北也是如此。

      據國家發改委所述,早在2000-2010年間,東北凈流出人口就已達180萬,其中高層、管理層和生產線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數。

      對國家財政的貢獻度,并不等于對國家的貢獻度。

      在國家安全方面,中西部、東北等地區,戰功卓著。

      比如說糧食安全。

      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《關于2019年糧食產量數據的公告》,全國各省(區、市)糧食產量前五位依次是:黑龍江7503萬噸、河南6695萬噸、山東5357萬噸、安徽4054萬噸、吉林3878萬噸。

      排名第一的黑龍江,人口不到4000萬,卻可以養活近四億人。

      作為第一產業,農業對稅收的貢獻極小。

      但黑龍江、河南、吉林等地以犧牲稅收的代價,成就了共和國的糧食安全。

      黑龍江是名副其實的“中華大糧倉”

      所以,8省市稅收補助23省市,也是一種補償。

      04

      接濟的錢,是怎么花的?

      那么,東部8省市轉移的財富,另外23個省市是如何處理的呢?

      如果坐吃山空,就算考慮到大局為重,也不免令人寒心。

      實際上,中央調劑的稅收轉移,主要用在了三個地方。

      一是專項轉移支付,是為了中央的特定事項而做的,即中央給地方錢,由地方代做。

      甘肅省農業農村廳關于農業生產發展專項轉移支付的一份文件

      二是部分省市的大規模投資,短期內造成“錢荒”。而在控制負債率的前提下,地方政府不能盲目發債,需要中央財政的調劑轉移。

      作為GDP增長的三駕馬車之一,投資在每個省份的騰飛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

      而投資,也就意味著需要錢。

      2008年以后,中部和西南地區,逐漸成為國內經濟增長的新動力,投資需求也大為上升。

      對于基礎設施薄弱、外資吸引力相對滯后的中西部來說,接受國內先進省份的稅收轉移,無疑是一個最為直接、高效的途徑。

      中西部地區部分省份近11年GDP及增速

      其三,用于東北三省、山西、內蒙古等省份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。

      或是曾經的共和國長子,或是資源大戶,東北三省和山西、內蒙古等省份,都有過輝煌的過去。

      但不論如何,輝煌終歸雨打風吹去?,F在的他們,要想再度迎來經濟增長的春天,就必須做出改變,實現產業結構的升級。

      但這條路,荊棘叢生。至少他們的前輩底特律,至今還在衰退的沼澤中掙扎。

      輝煌不再的底特律

      比如,2018年,黑龍江、吉林分別淘汰關閉小煤炭245處、礦井26處,退出落后產能1483萬噸、605萬噸。

      2013-2018年,河北至少壓減了6000萬噸鋼鐵產能,影響60萬人就業,稅收減少500多億元,資產損失近千億。

      拆除落后設施、改進生產線、發放養老金等等,都需要大把的現金流。

      外資和私人投資暫時還靠不住,就需要輸血。

      當然,還有很多錢,來保障落后地區人民的基本生活所需。

      05

      家大業大,要算大賬

      調劑余缺,其目的在于平衡的重建。

      稅收的轉移支付,大抵也如此。

      至于成效如何,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看清,真正的關注點在于未來。

      對川渝、中部五省等潛力巨大的省市來說,投資后的收益如何?

      對東三省、山西等急需轉型的省份來說,產業結構的調整能否成功?

      更重要的是,對于整個國家來說,資源均等化、多極化發展、國家安全等目標能否順利實現?

      國內區域發展程度大體可以分為四部分

      其實,中國作為一個大國,家大業大。

      國家治理,從來都是著眼于算大賬。

      在歷史上,這樣的例子就舉不勝舉。

      比如,著名的南北榜之爭。

      我們知道,唐朝以后,中國經濟文化中心開始南移。

      南方教育日隆,在科舉考試中,考取的南方人也遠遠多于北方人。

      到了明朝,開國皇帝朱元璋,就想了一個辦法:南北分卷考試,最后按南方60%、北方40%的標準取士,通過這種方法來讓南北方入仕的官員人數大致相同。

      如果只從考試角度來看,這肯定是不公平的,應該誰題答得好就用誰。

      朱元璋當然也懂這個道理。

      但他搞個南北榜,其實就是在算大賬:讓落后地區人產生接受教育澤被的主動性,增加入仕的希望。

      最終,其實是有助于國家統一、安寧和長治久安。

      這就是大賬了。

      網站首頁 | PMI指數 | 物流信息 | 物流科技 | 生產資料 | 鋼鐵信息 | 能源信息 | 汽車信息 | 中心介紹 | 要聞 | 圖片 | 綜合物流 | 現代物流 | 視頻中心 | 后臺登錄

      Copyright? 中國物流信息中心 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東四西大街46號

      聯系我們 電話:010-65133322-6405 信箱:tjp@clic.org.cn QQ群 534151542 京ICP備17049036號

      99re6热精品视频在线观看_亚洲a∨国产av综合av下载_亚洲裸男gay同性自慰网站_国产午夜不卡av免费